您的位置: 首頁 > 垂直頻道 > 要聞中心 > 國際頻道

鮑威爾“打太極” 降息不成惹惱特朗普

出處: 作者:楊月涵 網編:陶鳳 2019-08-24

鮑威爾新華社

圖片來源:新華社

投資者們眼巴巴等了一個月,最終等來的卻成了一場空歡喜。將近一個月以前,美聯儲實施了十年來的首次降息,但在隨后的講話里,市場始終捕捉不到美聯儲一個明確的信號。從最初的“預防性降息”到幾天前的“沒有預設的降息路線”再到如今完全避開了降息的問題,美聯儲將“采取適當行動維持美國經濟擴張”的表述并沒有給市場吃下一顆定心丸,一場打太極一般的演講無疑一盆冷水,兜頭澆在了迫切想要得到一個明確信號的投資者頭上。

降息缺席

本就動蕩不安的市場,再次迎來了一場地震。當地時間23日,美股全線暴跌,道指重挫600點,納指跌逾3%,科技股、能源股、芯片股齊齊下挫,相比起來,現貨金價大幅飆升,最高觸及1529.52美元接近兩周高位。在這之前,中國剛剛宣布出手反制美國,美聯儲又在這種時候補上了一刀。

當時,世界的目光聚焦在了美國懷俄明州著名的度假小鎮杰克遜霍爾,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的一場演講將決定,投資者們未來究竟要做何選擇。不幸的是,他們似乎什么有用信息都沒有得到。

承認全球經濟增速放緩以及貿易不確定性使經濟前景承壓,雖然美國就業市場處于有史以來的最強勁地位,但是低通脹是個大問題;企業投資和制造業有所減弱,但穩定的就業增長和工資上漲推動了強勁的消費,支撐了溫和的整體增長;如果貿易戰破壞了商業投資和信心,導致全球經濟增長前景惡化,那么美聯儲不可能通過貨幣政策來解決所有這些問題;面對挑戰美國經濟處于有利地位,但也面臨“重大風險”,自去年中期以來,全球增長前景一直在惡化……

林林總總,在鮑威爾這場“貨幣政策面臨挑戰”的演講中提到了各方各面的問題,大多內容的表述與之前無二,承認經濟承壓,美聯儲將推動經濟擴張,在這份看似全面的演講中,唯獨少了外界最關心的一點,降不降息。

要知道,被刻意邊緣化了的降息問題才是杰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的重頭戲。財經網站Forexlive的評論一針見血——如果這是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9月18日美聯儲FOMC會議之前的最后公開言論,那么很難預測接下來將會發生什么。在此前的預設里,美聯儲將在9月會議上降息。

當地時間7月31日,美聯儲實施了金融危機后十年來的首次降息,與此同時,美聯儲還計劃于8月1日結束鎖表計劃,而在原計劃里,停止鎖表的時間是在9月末。但當時,在形容這次降息舉措時,鮑威爾給出的回答是“預防性降息和保險措施”,并不意味著是“一連串降息的開始”,這種含糊的表態讓市場越發摸不清頭腦。

而在當地時間21日,美聯儲公布的7月會議紀要中,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成員們則一致認為,7月的降息不應被視為未來利率政策的“預設路線”,更像是周期中期調整。9月降息仿佛成了市場的自嗨,FOMC沒有承諾降息,鮑威爾更實在最新的表態里完全刪除了這一表述。不過在鮑威爾發言后,CME“美聯儲觀察”的數據卻顯示,美聯儲9月降息25個基點至1.75%-2%的概率已經從95.8%升至99.6%,降息50個基點的概率從0%升至0.4%。

炮轟美聯儲

“跟往常一樣,美聯儲什么也沒做!”事實證明,失望的不只金融圈里的投資者,還有美國總統特朗普,但可怕的是,后者的聲音里還夾雜著毫不掩飾的憤怒,畢竟“特朗普N懟美聯儲”早已不是什么新鮮事了。在擬好演講草稿的那一刻,或許鮑威爾就已經能夠料到,迎接他的會是怎樣一番炮轟。

“我們有一個非常強勁的美元和一個非常疲弱的美聯儲。我將出色地與兩者合作。美國經濟強勁,但是只有中央銀行這個問題。”意料之中的,推特成了特朗普的戰場。外界甚至可以感受到,似乎沒有人比特朗普更在乎美聯儲是否會降息,在鮑威爾講話前,特朗普還表態,“現在美聯儲可以展示點東西了。”

美聯儲仿佛成了特朗普的出氣筒,遠的不說,就在鮑威爾表態的幾天前,特朗普還連發兩條推特,職責美聯儲及其主席,稱他們是美國經濟增長的唯一阻礙。“鮑威爾就像一個不會推桿的高爾夫球手,連接觸都沒有。如果他做了正確的事情,大幅降息,美國經濟將大幅增長——但不要指望他!”

特朗普從不掩飾自己的憤怒,目前這種憤怒甚至已經開始威脅鮑威爾的美聯儲主席之位,這才是最不同尋常的一點。《華盛頓郵報》的報道提到了一個關鍵的信息,白宮越來越擔心大選前的經濟放緩,正在集思廣益以提振經濟。目前的想法包括美聯儲主席輪換機制,以制衡鮑威爾的權力。其他想法包括征收貨幣交易稅,使美元貶值,降低美國出口產品的價格,以及將公司稅率降至15%。

獨立性是美聯儲的立根之本,但現在一切都顯得有些搖搖欲墜。喊“降息”喊了一年多,上月末,美聯儲的做法終于讓特朗普的“降息夢”成為現實,不久后,沃爾克、格林斯潘、伯南克和耶倫四位美聯儲前主席便聯合發文,呼吁保持美聯儲的獨立性,在這篇名為《美國需要一個獨立的美聯儲》的文章中提到,歷史一再表明,當央行不受短期政治壓力的影響,只依賴可靠的經濟原則和數據行事時,經濟才是最強勁的。政治主導貨幣政策將導致通脹和增長數據惡化。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美國所副研究員孫立鵬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美聯儲再次降息其實是大概率事件,雖然鮑威爾表態比較模糊,但也要看具體形勢的變化,目前從特朗普的表態和中方的反制來看,中美貿易摩擦短期內不會結束,美聯儲已經開啟預防性降息,下一步可能會把貨幣政策當做一個有效地應對美國發動貿易戰對自身經濟影響的緩解的措施,而且可能持續使用,包括匯率政策,直接干預。

風聲鶴唳

眼下的局勢變得越發混亂,特朗普拼命想要挽留住這一輪強勢經濟的尾巴,哪怕衰退的信號已經不止一次地亮起了紅燈,畢竟2020年大選近在眼前,而特朗普想要的一切不過是一份漂亮的成績單罷了。另一頭,周期性的放緩和全球貿易的緊張局勢又讓經濟狀況雪上加霜,如今暴跳的特朗普仿佛成了熱鍋上的螞蟻。

事實上,目前不少經濟學家都相信,美國并沒有陷入衰退,但他們卻不約而同地有一個共識,即美國經濟增長速度將日趨緩慢,證據就是企業投資下滑,制造業表現疲軟,股市的頻繁震蕩……本月8日,《華爾街日報》還發表社論稱,雖然特朗普政府此前推出的減稅和放松監管政策曾提振美國經濟增長,但自2018年美國對外貿易摩擦升級以來,美國企業的信心和資本支出逐漸下降,并開始對美國經濟增長產生負面影響。

數據顯示,目前,美國經濟增速已從近3%放緩至2%,每月平均新增就業崗位也從2018年的22.3萬降至今年的16.5萬。上個月發布的美國二季度經濟數據也顯示,雖然GDP年化季增長率2.1%的數字高于預期,但上一季這一數字還為3.1%。另外,貿易摩擦下的美國已經開始顯出疲態,凈出口拉低當季經濟增速近0.7個百分點,美國私人部門的投資也開始大幅下滑,5.5%的幅度直接拖累了當季一個百分點的增長。

而在這之后,美債收益率的意外倒掛,美股的全線暴跌,無一不加劇了美國經濟衰退的風險。本月21日,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的報告更是預計,2019財年聯邦財政赤字將達到9600億美元,這個數字將在2020財年突破萬億美元大關。值得注意的是,上一次聯邦財政赤字達到創紀錄的1.4萬億美元還是在2009年,當時的世界還尚未從金融危機的漩渦中抽身。而聯邦財政赤字的擴大,又何嘗不是特朗普政府對美國和全球經濟衰退風險的一種防范。

美國國家商業經濟協會周一發布的一項調查顯示,約38%的經濟學家預計,下一次衰退將于2020年開始,另有34%的經濟學家認為,下一次衰退將發生在2021年。值得注意的是,這份調查的時間起于7月14日終于8月1日,也就是說,在這份調查進行的時候,特朗普尚未宣布對中國加征新一輪關稅,金融市場可怕的美債收益率倒掛也尚未出現,如果算上這些,美國經濟衰退的時間只能提前而不會延后。

孫立鵬認為,目前中美經貿領域的摩擦還會繼續升級,美國二季度經濟并不好,短期壓力比較大,在這個背景之下,美國對華兩輪關稅都會對美國經濟造成實質性的影響,最終買單者一定是美國的消費者和企業,對美國經濟影響很大,一來消費成本上升,二來消費能力減弱。

“上次美聯儲進行十年來的預防性降息,可以看出其對經濟的擔憂,9月降息的概率實際上是接近百分之百的,最少是25個基點。雖然國政客還說經濟不錯,但市場憂慮在增大。首先股市問題很嚴重,信心還在嚴重減弱,第二美國經濟本身存在問題,內生動力不足,最后外部貿易摩擦的影響,綜合在一起就比較麻煩。”孫立鵬總結道。

北京商報記者 楊月涵

網友評論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骚虎影院-在线影院-成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