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金融市場

爽約144天 錦州銀行交出慘淡業績報

出處:金融市場 作者:孟凡霞 宋亦桐 網編:段躍 2019-08-21

在2018年年報“爽約”144天后,錦州銀行交出了預虧40億-50億元的慘淡答卷。8月20日,錦州銀行在港交所發布公告稱,預期2018年將凈虧損約40億-50億元,同時預計2019年上半年將凈虧損約5億-10億元。在業績報告屢屢延期、核數師“出走”等一系列風波后,錦州銀行迎來央行信用增進、3家戰略性投資者入股等“救助”。在分析人士看來,在風險集中處置之后,錦州銀行的存續危機可能會暫時得到化解,但是若要擺脫困局,迎來由衰轉盛轉折點,還需要更多努力。

微信截圖_20190821012907

業績急剎

2018年預虧40億-50億元

錦州銀行2018年業績披露迎來重大進展,據錦州銀行8月20日發布的最新公告顯示,根據董事會當前可得資料,錦州銀行預期對比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錄得凈利潤約人民幣90億元,2018年將錄得凈虧損約40億-50億元;對比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6個月錄得凈利潤約人民幣43.4億元,2019年上半年將錄得凈虧損約5億-10億元。錦州銀行還在公告中透露,正在落實2018年度業績及2019年中期業績。

對于虧損原因,錦州銀行在公告中稱,主要由于(其中包括)該行為應對資產質量下行和不良資產未結清余額的增加及該行執行國際財務報告準則第9號,采用預期損失模型,增加計提金融資產減值準備,以增強風險抵御能力所致。

公開資料顯示,錦州銀行成立于1997年1月,由遼寧省錦州市15家城市信用社和錦州市城市信用合作社聯社整體改制而成,并于2015年12月在香港聯交所上市。

在過去的數年間,錦州銀行業績一直維持高速增長,據測算,2013-2017年的五年時間里,該行營收增長3.79倍,凈利潤規模從2013年的13.55億元增長至90.9億元,增長約5.71倍。直到2018年半年報時,該行1-6月實現凈利潤規模還高達43.4億元,同比增長7.7%。

而這樣的“風光”在今年3月底戛然而止。原定于3月29日公布的2018年業績報告由于“需要額外時間提供核數師所需資料”而延遲刊發。5月14日,錦州銀行再次發布公告稱,根據目前可得資料,難以合理準確地給出審核工作的預計完成日期。6月底,錦州銀行發布公告表示,預計將于2019年8月底前刊發2018年度業績。伴隨著業績報告的難產,錦州銀行股票也長期處于停牌狀態。

市場對于錦州銀行業績滑坡的情況早有預判。金樂函數分析師廖鶴凱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之前市場傳言錦州銀行也要被托管,后來確認引進戰投,再到現在發布虧損信息,說明錦州銀行清楚自身的情況,實際進行了重組。至于計提巨額損失,一方面反映經營中的問題,另一方面也是為后續工作留下空間。

針對虧損加大的具體情況以及未來的改善措施,北京商報記者向錦州銀行相關人士進行采訪,該人士表示,以公司公告為準。

援兵就位

高管團隊“換血”

自2018年業績報告延期的3月29日開始算起,錦州銀行已經度過了144天的“難熬”日子。5月底,該行的核數師安永華明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及安永會計師事務所辭任,錦州銀行董事會決定委任國富浩華(香港)會計師事務所為該行新任核數師,以填補辭任后的空缺。5月24日,央行宣布對包商銀行進行接管后,中小銀行風險問題引起市場廣泛關注,同業存單遇冷。在金融委辦公室召開會議研究維護同業業務穩定工作后,6月11日錦州銀行發行的同業存單成為首個獲得央行信用增進的案例。

雖然獲得央行信用增進,但年報依舊難產、股票繼續停牌的困境仍未擺脫,對錦州銀行來說,引入新的戰略投資者是一個化解風險的重要機會。7月25日,錦州銀行就在其官網發布情況說明稱,目前業務經營總體正常,該行董事會及部分大股東正在與多家有意愿的、有實力的機構接觸,洽談引進戰略投資者事宜。

僅僅幾天后,7月28日,錦州銀行正式宣布引進戰略投資者,該行宣布已向工銀金融資產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工銀投資”)、信達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信達投資”)及中國長城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轉讓其持有的部分該行內資股。據該行消息,該行已向工銀投資及信達投資轉讓的該行內資股分別占該行已發行總普通股股份的10.82%及6.49%。

從股權結構來看,據該行2017年年報數據顯示,錦州銀行的前五大內資股東分別為榮成華泰汽車有限公司(持股4.68%)、中企發展投資(北京)有限公司(持股3.92%)、銀川寶塔精細化工有限公司(持股3.69%)、錦程國際物流集團有限公司(持股3.15%)、青州泰和礦業有限公司(持股2.65%),且沒有一家股東持股比例高于5%。工商銀行和信達投資此次分別受讓錦州銀行10.82%、6.49%股份后,或將成為該行第一大、第二大股東。

在戰略投資者援兵就位后,錦州銀行高管團隊迎來一波“大換血”。8月5日,據遼寧銀保監局網站顯示,遼寧銀保監局已于8月2日根據《中國銀保監會中資商業銀行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等有關規定,分別批復同意郭文峰、康軍、楊衛華、余軍擔任錦州銀行行長、副行長、副行長、首席財務官的任職資格。上述錦州銀行的新領導班子成員均來自工商銀行和信達投資。

公開資料顯示,郭文峰、康軍、楊衛華、余軍此前分別擔任工商銀行遼寧分行副行長、工商銀行遼寧沈陽分行副行長、信達資產遼寧分公司副總經理、工商銀行安徽馬鞍山分行副行長。錦州銀行原行長為劉泓,自2016年9月擔任錦州銀行行長,此前,劉泓因個人健康原因辭任該行職務,辭職后,仍繼續擔任該行非執行董事,并繼續履行其董事職責。

對3家戰略投資者入駐錦州銀行的舉措,分析人士認為,在中小銀行出現階段性的流動性困難的情況下,由一些政策性的大行通過市場化的方式接管相對實力較弱的銀行,有助于改善市場信用不均衡的狀況。

危機解除

長期仍面臨嚴峻挑戰

作為上市銀行,錦州銀行此次風險暴露也實屬罕見,而中小銀行的流動性也已成為監管關注的重點,在風險加速出清、新領導班子走馬上任、戰略投資者“白衣騎士”引進到位的情況下,錦州銀行未來的發展能不能走向正軌?

首創證券研發部總經理王劍輝分析指出,在集中處置之后,錦州銀行的存續危機可能會暫時得到化解,但是若要由衰轉盛,還需要更多努力。

王劍輝認為,賬目上的調整畢竟是技術手段,真正還是靠銀行的經營能力和長期發展的核心動力。銀行的發展和當地的經濟環境有相當高的密切程度和關聯度,因此錦州銀行仍面臨長期嚴峻的挑戰,領導班子和新股東也面臨同樣的問題。對區域性銀行來說,區域性銀行的發展還是要從思路、市場定位上得到根本的改變或者顯著、系統性的提升。

“對區域性中小銀行來說,現在的流動性問題都是過去累積下來的問題導致的,例如以前年度業績放量,對應的風控同步放松,就會為后續政策緊縮時業績爆雷埋下伏筆。未來此類銀行還是要妥善處置之前的風險資產,后續才能維持穩定。”廖鶴凱說道。

北京商報記者 孟凡霞 宋亦桐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骚虎影院-在线影院-成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