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垂直頻道 > 要聞中心 > 國際頻道

通用電氣的財務羅生門

出處: 作者:湯藝甜 網編:陶鳳 2019-08-18

從暴跌11%,到大漲10%,通用電氣度過了驚心動魄的兩個交易日。雖然有華爾街諸多金融大鱷的力挺,但175頁的指控報告,多少會讓外界生疑,這家曾被巴菲特稱為“美國商業象征”的百年企業到底經歷了什么?

金融危機后,臃腫的通用電氣被紅利之后的負擔壓得喘不過氣,一步一步走下神壇。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如今,通用電氣或許也走到了轉折點上。

黑天鵝

8月16日,通用電氣找回了自信。截至當天美股收盤,其股價大幅回升,最終收漲9.74%,幾乎可以彌補前一個交易日的損失。

但也僅僅是“幾乎”。美國時間8月15日,會計專家馬科波洛斯的一份報告,讓通用電氣化身黑天鵝。在長達175頁的報告中,馬科波洛斯指責通用電氣財務欺詐,涉嫌欺詐金額達380億美元。受此影響,GE股價周四收跌11.3%,創11年單日最大跌幅,市值一夜之間蒸發了89億美元。

一時激起千層浪,畢竟馬科波洛斯的身份在華爾街人盡皆知。他曾手撕金融巨騙麥道夫,即美國歷史上最大的金融騙局之一,“麥道夫欺詐案”,并因此一戰成名。之后華爾街傳奇人物、前納斯達克主席麥道夫被判刑150年。

“這是我的會計欺詐團隊在過去九年中第九起保險欺詐案,也是過去九年中最大的一個案件,比安然和世通的總和還要大。”在報告中,馬科波洛斯言之鑿鑿,并放言稱,“這可能會讓這家公司申請破產。世界通信公司和安然公司在丑聞曝光后僅持續了大約4個月就破產了,讓我們靜觀其變通用電氣之后的表現。”

175頁的報告非常詳細,馬科波洛斯借此歷數了通用電氣的幾宗罪:公司會計違規行為涉及金額高達380億美元,相當于最新市值的54%以上;存在185億美元保險準備金缺口;隱瞞了巨額損失率;真實的現金狀況遠比該公司披露的要糟糕;每2-4年更改一次報告格式,以防止分析師能夠跨時間范圍進行比較等等。

事實上,早在去年,通用電氣就曾被曝光了多項重大會計問題,包括該公司保險和電力業務的數十億美元沖銷,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也對其如何確認電廠維修和飛機發動機維護等長期服務合同的收入進行了調查。

之后,為通用電氣提供審計服務長達110年的畢馬威也受到了指責。去年12月,通用電氣宣稱正考慮取消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作為其審計師,不過,畢馬威至少在2019年之前仍將是其審計機構。

“這份報告完全是在操控市場,”通用電氣CEO拉里·卡爾普辯駁道,并指責馬科波洛斯意在制造股價波動,從中做空牟利。15日當天,通用電氣也在聲明中表示,該指控是“嚴重且未經證實的。”此外,該公司駁斥了馬科波洛斯關于通用電氣保險和貝克休斯業務的聲明,并稱該集團擁有“流動資產能力”。

對于牟利的指控,馬科波洛斯倒是沒有否認。據CNBC報道,一家美國中型對沖基金向馬科波洛斯支付了費用,調查通用電氣的財務情況。報告發布前該基金的客戶就獲得了報告,并且押注股價下跌。不過,馬科波洛斯不愿透露該基金的名字,僅表示該基金做空獲得的利潤中,他能得到不錯的分成。

多空對決

在反擊馬科波洛斯上,通用電氣并非單打獨斗。事實上,多家金融機構都不約而同地發聲力挺通用電氣,比如香櫞。在報告中,香櫞認為關于通用電氣的做空報告是最糟糕的報告,自始至終都是虛偽的。這很難得,畢竟作為全球知名的做空機構,香櫞曾狙擊了多家公司,不包括孜孜不倦做空人造肉第一股Beyond Meat。

通用電氣的人緣還不錯,香櫞只是力挺者之一。威廉·布萊爾金融服務公司也詳細說明了支持通用電氣的原因,其全球工業基礎設施聯席主管尼·海曼表示,股票暴跌完全沒有依據,這就是所有內部人士都在買進的原因。

對于馬科波洛斯指控的185億美元的保險準備金缺口,海曼稱,(馬科波洛斯)指控的兩項非現金支出目前應該反映在通用電氣的資產負債表上了,根據公認會計準則,這兩項支出總計182億美元,其指控并不準確。該公司已經在配合美國司法部和美國證交會對其會計行為的調查。

在談及馬科波洛斯的報告時,海曼直言,“這是在華爾街上最新一顆被人拋出的燃燒彈”,暗示這是一種為了利潤而貶低通用的絕望嘗試。花旗集團的研究分析師兼董事總經理安德魯·卡普羅維茨則告訴客戶,盡管分析師們“仍在消化”這份報告,但這份報告存在“足夠多的缺陷”,花旗仍然相信卡爾普有能力隨著時間的推移改善公司。

但這并不能完全抵消華爾街的擔憂,畢竟馬科波洛斯前幾次戰果累累。巴克萊董事總經理兼資深保險股研究分析師杰伊·蓋爾布就表示,他目前無法判斷馬科波洛斯對通用電氣缺乏準備金的預估是否合理,“盡管這確實令人擔憂。”

為了提振市場的信心,卡爾普回購了公司大量的股票,以每股7.93美元的價格回購了25.2萬股股票,市值接近兩百萬美元。華爾街的力挺和CEO的回購,讓通用電氣的股價在16日有了大幅度上漲。

就通用電氣是否會發布具體財務資料來反駁以及財務調查進展如何,北京商報記者聯系了通用電氣中國媒體聯絡中心負責人,對方表示以聲明為準。

“具體還是取決于通用電氣本身有沒有問題”,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表示,股價的短期影響肯定會很明顯,但長期還是要看公司的價值。安然被做空之前也是屬于白馬股,做空后短期內股價并沒有大跌,但之后財務造假的問題還是被曝光了,導致破產。并非每次做空每次做空都很成功,通用電氣被做空可能是該公司的確有一些跡象,但根本還是要看公司到底存不存在這些問題。

消失的神壇

8

1892年誕生之后,通用電氣頂著發明家愛迪生的光環,一路擴張,在其百年歷史上,通用電氣用實力證明著現代公司資本主義的力量和效能,也因此成為了巴菲特口中“美國商業的象征”。

與此同時,作為道瓊斯指數的原始成員,通用電氣自1907年以來一直是道瓊斯指數的連續成員,在資本市場上風光無限,股價曾一度突破6000億美元,2012年的頂峰市值達到8293億美元。

關于馬科波洛斯報告的真實性,華爾街還在認真研究,但通用電氣已經被這份報告推到了性命攸關的轉折點。同為被指控財務造假的巨頭,在2001年宣告破產之前,安然擁有約21000名雇員,是世界上最大的電力、天然氣以及電訊公司之一,2000年披露的營業額達1010億美元,連續六年被《財富》雜志評選為“美國最具創新精神公司”。

與安然不同,在馬科波洛斯的指控之前,通用電氣已經陷入了泥潭。今年六月,通用電氣110年來首次從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中退市,神話成了泡沫。跌跌不休的股價已經預示了通用電氣的宿命。去年,道瓊斯指數上漲了近25%,但通用電氣的股價卻累計下跌了約58%。

在7月31日發布2019年二季度財報后,通用電氣的營收和每股盈利好于預期,盤前一度漲逾4%。不過,其當季歸屬于普通股股東的凈虧損為2.91億美元,再加上短期利好并不足以支撐股價的長期走勢,通用電氣的重組又引發了投資者對現金流的擔憂,從而又打壓了該股價的漲勢。

摩根大通的分析師斯蒂芬·圖薩在一份致客戶的報告中,建議投資者遠離通用電氣股票,即使其二季度業績超過預期,“去年四季度,盡管通用電氣的自由現金流超出預期,但對未來FCF的指引削減了30%。我們認為現在會看到同樣的情景。”在圖薩看來,通用電氣的自由現金流預期并不現實,主要是因為它的金融服務部門將繼續燃燒現金。

金融服務如同一把雙刃劍,曾是通用電氣上青云的助力,前任CEO韋爾奇通過多元化經營、跨國并購、金融杠桿等手段,使其成為美國乃至全球最大的電器和電子設備制造公司、全美第七大銀行機構。但好景不長,2008年金融海嘯后,美國政府加強對“非銀行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的監管,通用電氣因此無法進行各種高杠桿的金融操作,金融服務成了負擔,開始衰頹。

之后,通用電氣便開始了甩賣資產的操作。從“買買買”到“賣賣賣”,通用電氣最近一直在大刀闊斧的轉型重組,并將2019年財年定為“重置年”。在2018年重組后,通用電氣僅保留了三大主營業務。目前,庫爾普面臨的最大挑戰是重振通用電氣的動力業務,雖然去年收入達270億美元,是最大的業務之一,但投資價值卻不被看好。

船大難掉頭,摩根大通分析師Stephen TusaJr.表示,通用電氣的管理層幾乎從未先于市場變化而行動,甚至特別容易在市場中遲到。當前幾個火熱的科技趨勢行業,通用電氣并沒有顯著發展。在科技競爭中失去了先機,是通用電氣陷入困境的重要原因之一。

時移世易,不知道馬科波洛斯的這份報告會不會成為通用電氣的“突變”。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湯藝甜

網友評論
右側廣告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骚虎影院-在线影院-成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