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垂直頻道 > 要聞中心 > 國際頻道

祭出經濟大招 阿根廷總統還能力挽狂瀾嗎

出處: 作者:楊月涵 網編:陶鳳 2019-08-15

阿根廷

圖片來源:新華社

現在還沒到徹底認輸的時候。失敗的大選初選讓阿根廷現任總統馬克里意識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在阿根廷的經濟泥潭面前,曾經許下的承諾遠沒有那么簡單。四年來,吸引外資不過一場徒勞,馬克里終于將目光聚焦到了勞工家庭和中小企業身上。然而距離正式大選只剩下了兩個月,面對15%的大幅差距,馬克里翻身的希望小之又小。

馬克里:掙扎

馬克里的政治生涯亮起了紅燈。三天前,在大選初選上意外落敗的馬克里雖然承認失利,但仍表態,在十月的大選到來之前,要加倍努力扭轉局勢。三天后,馬克里就拿出了誠意,祭出了經濟大招。當地時間14日,馬克里在首都 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新聞會上宣布,阿根廷將采取一系列經濟措施,以應對總統選舉初選后出現的金融市場波動。

比起上任之初承諾以自由市場政策復興經濟、提高透明度和開放市場的做法,馬克里終于“醒悟”。當天,馬克里宣布,政府將針對正式和非正式就業人員,在國有和私有領域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提高最低工資標準、減少 勞動者個人稅費負擔、設置中小型企業債務緩沖期、增加勞動者子女補助、增發獎學金等。

新的舉措指向性極其明確。馬克里直言,新經濟措施是相應總統大選初選呈現的民意,為1700萬名勞工家庭和經歷長期經濟不穩的中小型企業紓困。心酸的一點在于,馬克里在推出上述經濟舉措的同時也承認,2015年12月接任總統時做出的主要承諾, 包括零貧困、控制通貨膨脹率和吸引外資等,都無法履行。

承認初選失利,承認四年來的徒勞,這對于一位總統而言,壓力可想而知。但事實已經擺在了面前,由不得馬克里逃避。8月11日的大選初選中,反對派候選人、前總統克里斯蒂娜推舉出的費爾南德斯得票率超過47%,比馬克里領先了近15%。意外的結果瞬間將阿根廷粉飾的太平打回原形,緊接著就是世界矚目的股、匯、債三殺。

雖然只是大選初選,但15%的差距足以成為兩個月后正式大選的風向標。據了解,阿根廷2009年才確立了大選初選制度,目的則是為了淘汰得票率小于1.5%的候選人,此后的兩次初選中,2011年的結果與最后大選結果如出一轍,克里斯蒂娜與搭檔費爾南德斯獲得連任。2015年的大選初選中,左翼政黨候選人丹尼爾·肖利的得票率便高于馬克里,雖然馬克里最后反敗為勝,但優勢并不明顯,而當初的初選中,兩人的差距僅有12.9%。

選民:失望

政壇上的意外或許從來都不能叫做意外。去年一場席卷新興市場的貨幣風暴便已將阿根廷的脆弱暴露在陽光之下,比索閃崩,無奈之下,馬克里只得求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終的結果就是阿根廷與IMF達成了570億美元的貸款協議,而為了滿足IMF的條件,緊縮政策成了不得不選擇的道路,但緊縮帶來的連鎖反應便是金融動蕩,更重要的是,IMF對阿根廷人來說根本不是救援,而是更大的敵人。

“對我們來說,IMF這三個字母就意味著父母逼迫孩子吃苦藥,”費爾南德斯就曾如此形容道。人們擔心歷史會重演17年前的劇本,2001年的那場經濟危機中,阿根廷資本瘋狂流出,當時阿根廷人普遍認為,IMF是這場危機的罪魁禍首,原因在于IMF一直為阿根廷債權人提供擔保,縱容了阿根廷政府不負責任的財政政策,又在金融危機爆發后拒絕提供救援。

當馬克里做出向IMF求助的舉動后,迎接他的便是撲面而來的罷工。當時阿根廷最大的工會組織便舉行了24小時的全國性罷工,航班停飛、公交和火車線路癱瘓、主要港口關閉,不勝枚舉。如今,風水輪回,費爾南德斯在初選中嶄露頭角后便承諾,如果他贏得大選,將尋求重新修改阿根廷與IMF達成的570億美元貸款協議。

選民們的憤怒從來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實上,與其說馬克里讓選民憤怒,倒不如說馬克里讓選民們失望。2015年,馬克里從克里斯蒂娜手里接過阿根廷總統重任,那時候的阿根廷經濟疲軟,還背著巨額的財政赤字。而在他上臺之前,阿根廷因為曾對950億美元債務違約,因此被排除在國際金融市場之外15年之久。

親商是馬克里的旗幟,“這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將帶領我們朝著增長和前進的機會進發。”四年前,勝利的馬克里在歡樂的拉丁音樂里對著支持者如此說道,當時華盛頓 新興市場分析師克萊曼便提到,外國投資者如愿以償了,馬克里的勝利意味著之前那個和債權人對抗以及經濟管理不善的阿根廷政府下臺了。

但現在,情況已經完全發生了轉變,過著緊日子的阿根廷人并沒有迎來所謂的經濟復蘇,反倒迎來了新一輪的比索崩盤。反對黨終于迎來了時機,費爾南德斯就提倡反緊縮政策,提出向退休人員提供免費藥品、為普通工人提高工資……事實證明,費爾南德斯的算盤奏效了。但市場的擔心在于,福利意味著政府的預算再度膨脹,IMF對阿根廷的經濟援助也可能就此中斷。

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阿根廷研究中心秘書長林華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按照原來左翼政府執政的理念,肯定會放棄市場開放,回歸到以政府干預為主的經濟模式,所以市場對他的反應就會比較大。而15%的差距說明選民對現任政府的之爭成績很失望,事實證明馬克里主導的經濟政策無法挽救阿根廷的經濟衰退,選民又回過頭來寄希望于原來的左翼政府,雖然左翼政府執政12年的后期也出現了衰退,但在沒有更好的選擇下,不選馬克里就會選左翼政黨,也是一種比較無奈的做法。

阿根廷:哭泣

阿根廷通貨膨脹率

40年前,音樂劇《貝隆夫人》一舉成名,劇中名曲《阿根廷,別為我哭泣》在英國發行后,瞬間以突破兩百萬的銷量強勢占據全英音樂排行榜第一名。那個時候的阿根廷,一度號稱“沒有窮人的國家”。然而四十年過去了,阿根廷卻已經不知道哭泣了多少次。

林華稱,如今的馬克里政府,一方面要集中全力穩定匯市和股市,另一方面還要想盡辦法在接下來的兩個月當中使阿根廷經濟出現起色,但最新公布的一些數據顯示,阿根廷上半年的經濟仍處于衰退局面,可以說大選結果完全取決于經濟形勢的好轉程度,如果未來沒有起色,那么馬克里基本上就連任無望了。

馬克里面前的幾座大山,太難翻越了。金融風暴、債務違約、貨幣閃崩,曾經的潘帕斯雄鷹,早已折斷了雙翼。股、匯、債三殺的導火索是馬克里的失利,但這更多是從投資者角度出發的一種連鎖反應,深層次的經濟問題或許才是馬克里如今岌岌可危境況的源頭。

去年新興經濟體的貨幣風暴在今年多數國家的降息政策后贏得了一定的喘息機會,但阿根廷卻成了一個例外。馬克里奉為圭臬的親商政策并沒能挽救阿根廷于水火之中,外來投資并沒能從根本上拉動阿根廷的經濟,曾經的高失業率、高通脹、高負債也依舊困擾著阿根廷。

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一季度,阿根廷國內失業率超過10%,通脹率更是達到了夸張的55%,截至20178年底,阿根廷公共債務更是占到了國內生產總值的80%以上。最新一輪的危機之后,13日,美國摩根大通銀行公布的阿根廷國家風險指數突破1700點,達近10年來最高點。

林華解釋稱,阿根廷經濟問題的根源在于其自身的脆弱性和結構性矛盾十分明顯,阿根廷經濟對外依賴性太強,經濟結構模式單一,主要靠大宗農產品出口拉動經濟,所以受國際市場的影響就比較大。而吸引來的外資也大多是一些國際流動資本,為追逐短期利益而來,由此導致國內投資嚴重不足,經濟內生動力不足,就只能依靠出口,但又屬于資源型出口,一旦遭遇自然災害,就會有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而在通貨膨脹方面,林華提到,抑制通貨膨脹的方法就是提高利率,去年阿根廷出現匯兌危機時基準利率已經接近了70%,是一個世界上都很少見的水平,在這樣的匯率水平之下,國內的信貸幾乎沒有可能,沒有信貸就沒有投資,沒有投資就沒有生產,由此形成了一種惡性循環。

北京商報記者 楊月涵

網友評論
右側廣告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骚虎影院-在线影院-成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