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垂直頻道 > 要聞中心 > 國際頻道

韓國反擊 日韓貿易大戰何時休

出處: 作者:楊月涵 網編:陶鳳 2019-08-12

韓國民眾在日本大使館外集會 將抗議信貼上墻CFP

韓國民眾在日本大使館外集會 將抗議信貼上墻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日韓之間的新一輪較量聚焦在一份“白名單”上。作為日本將韓國清出“白名單”的回禮,在宣布考慮“拉黑”日本的十天之后,韓國便做出了同樣的決定。你來我往間,日韓貿易摩擦火花四濺。然而比起日本精心準備的計劃,韓國的反擊多少有些顯得無力。更重要的是,如今雙方斡旋迂迂回回,對貿易立國的日韓而言,通過限制出口來要挾別人,似乎本就不是一個理智的舉動。

反擊

韓國出手了。據韓國KBS新聞12日的報道稱,韓國政府當天決定將日本從本國“白名單”中清出,計劃經過為期20天的意見收集階段后,于9月實施新規定。韓聯社的評價毫不掩飾,雖然韓國政府解釋稱此舉是例行的出口管制條例修改措施,但可以視為韓國對此前日本向韓國限貿措施的回應。

來而不往非禮也,韓國在反制措施上跟的頗緊。本月2日,日本決定把韓國排出獲得貿易便利的“白名單”,當天下午,韓國副總理 兼企劃財政部長官洪楠基便表示,韓國也將把日本從“白名單”中剔除,對其強化出口管制。相比起日本本月28日生效的決定,韓國“拉黑”日本的規定實施時間僅晚了幾天。

根據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長官成允模的說法,新修改的《戰略物資進出口告示》將給予戰略性貨品進出口優待的甲類國家分為甲1和甲2兩類,日本歸為甲2,而其余甲類國家歸為甲1類。因此韓國所謂的“白名單”國家就從29個下降到了28個。新規實施后,日本便失去了從韓國進口貨物的優待,韓國對日本出口時,相關手續將有所增加,審批時間也將由5天增加至15天。

韓國的針對性顯而易見,靠增加審批時長而降低出口效率的打法與日本如出一轍。“我們無法與這個想要偏離出口管理制度基本原則、連續發生不恰當事例的國家密切合作。”成允模如此解釋道,但他也給韓國留了些后路,比如提到,收集意見期間,隨時隨地準備好與日本進行對話。

相比起來,日本倒顯得有些氣定神閑,日本外務省官員在接受NHK采訪時便表示:“將在確認韓國方面采取措施的理由和具體內容后再采取應對措施。”而另一位干部則稱:“此事不會立刻造成很大的影響,目前我們只是靜觀事態的發展。”

“自殘”

韓國的反制來了,但多少讓人覺得有些摸不到頭腦。日本對韓國進行出口管制,延長審批時間,對韓國的打擊可想而知,畢竟三星、SK海力士的半導體產品大多仰仗日本的原材料,日本如今的舉動相當于斷供,但韓國似乎并沒有什么能將日本死死捏在手里的把柄。

日本7月初進行的出口管制便足以讓韓國難以招架。日本貿易振興機構的數據顯示,日本生產的氟聚酰亞胺占全球總產量的94%,光刻膠占比92%。相對應地,韓國貿易協會資料顯示,韓國企業對日本產的高純度氟化氫、光致抗蝕劑和氟聚酰亞胺的依賴度分別達到43.9%、91.9%和93.7%。而這三者恰恰是韓國半導體領域里不可或缺的關鍵材料。

以牙還牙的韓國似乎有些失算。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研究員劉軍紅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對日本而言,韓國并沒有什么壟斷性的產品,這樣一來所謂的白名單便沒有多少意義,雖然的確會有一些出口管制的產品,但相對來說還是偏少,從產業鏈上來看韓國更多處于中下游,工業化進程也晚于日本,因此打擊力度可能有限。

劉軍紅進一步分析稱,真正重要的問題在于,日韓兩國都屬于貿易立國,雙方互相拉黑,限制貿易出口實際上是有些“自殘”的意味。對日本也一樣,貿易立國的國家通過限制出口獲得勝利,本身就是自掘墳墓,要么就不斷強化這種措施,否則便要衰減,但繼續強化就會斷了自己的活路。

韓國關稅廳12日發布的數據顯示,8月前10天出口同比減少22.1%至115億美元,其中半導體出口減少34.2%,而對日本的出口則減少了32.2%。而據此前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7月,韓國出口已經實現了八連降,在全球貿易環境不穩定的當下,韓國受到的沖擊尤為嚴重。日本也無法全身而退。數據顯示,今年5月日本出口額為5.8353萬億日元,比去年同期下降7.8%。

就連美國也要橫插一腳。當韓國忙著和日本較量的時候,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話鋒一轉提到,從不喜歡美韓軍演,因為“不愿意為這一軍演花錢”。遼寧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教授李家成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美國對韓國的態度多少有些趁火打劫的意味。在日韓經濟矛盾爭端當口,韓國國務會議和黨政青聯席會議的主題都是應對日本的貿易攻勢,在這種時候特朗普強調不喜歡美韓軍演,實際上也是想讓韓國提高駐韓美軍軍費的韓國分攤比例,盡可能多地出錢。美國想要釋放的信號是,如果韓國不能滿足美國的要求,那么美國便可能適度偏向日本。

轉圜

20190813S08圖表

耗下去不是一個好辦法,日本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本月8日,日本做出了一項出乎外界預料的舉動,批準了對韓國EUV光刻膠的出口,而這也是日本自7月以來收緊高科技材料出口限制以來對韓國的首次放行。一般而言,日本經濟產業省的審批手續需要90天,但這一次的審批只用了一個月。

不過日本仍舊表示,許可是在嚴格審查后才發放,并警告稱日方仍可能考慮把出口管制擴大至三種高科技材料以外,因此日韓關系是否出現轉機也還難下定論。如今韓國的反擊已經落地,但值得注意的一點是,日本的放行韓國也看在眼里,當天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的兩位官員透露,韓國推遲了將日本從出口優惠“白名單”中除名的計劃。

你進一步我進一步,你退一步我便也退一步,這仿佛是目前日韓摩擦的邏輯。李家成分析稱,之前日本認定文在寅政府有反日傾向,且文在寅在國內的表現也差強人意,這個時候發起貿易攻勢對其有很大壓力,但現在的情況是,貿易爭端反而給了文在寅很大的底氣,韓國也表現出了對日本的強烈抵制,讓韓國能夠更強硬地應對日本的貿易攻勢。

李家成認為,日本考慮了韓國國內的反日運動,將兩國整體關系都拉低了,把日韓關系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也是安倍不愿見到的。但目前主要還是日本在采取措施,日本出現轉圜的話,韓國則可能退一步。并且,日韓兩國是非常注重細節的,緊盯對方的進退而采取相應的應對措施,因此需要緊密跟蹤形勢的微妙變化。

在貿易問題上,韓國的弱勢地位不言而喻,但或許“戰場”從一開始便錯了方向,韓國制勝的法寶本就不在貿易領域。劉軍紅稱,韓國的優勢在于日本在貿易道義和兩國關系的處理方式上已經失利。如果日本是因為不滿勞工問題的判決,可以采取外交手段,需要放下架子,在認識這段歷史的基礎上拿出解決辦法,而不是借這個題材達到另外的目的。而且如果日本再進一步,釋放的信號便非常不利,在美國挑起貿易摩擦已經讓國際貿易混亂的背景之下,日本擾亂貿易領域的軍心實際上是非常不得體的,且已經遭到了東南亞國家的不滿。

北京商報記者 楊月涵

網友評論
右側廣告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骚虎影院-在线影院-成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