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商報觀察 > 陶鳳今日評

北大補錄,公平“補過”

出處:政經 作者:陶鳳 網編:尹文武 2019-08-12

8月11日,北大回應河南退檔事件:退檔處理過程存在不合規之處,招生辦公室的退檔理由不成立。招生委員會決定按程序申請補錄已退檔的2位考生。

命運幾經反轉,被補錄的少年和北大連日來一起被推上風口浪尖。今年高考的硝煙漸漸散去,盡管被退檔的學生已重新被北大補錄,北大之前退檔的爭議猶存,伴隨旨在促進高考公平的國家貧困專項計劃,整個事件暴露的問題成了近日來被輿論和學者爭論不已的話題。

此前遭遇退檔的考生高考總分為理科536分,高于河南省理科一本分數線34分,而北大在河南省的理科一本投檔線則為684分。該考生被北大提檔,得益于國家貧困專項計劃的實施。但北大給出的退檔理由則是高考成績過低,考生入校后極有可能因完不成學業被退學。

從提檔到退檔再到最終補錄,考生一波三折的命運曲線,還原了旨在促進教育公平的國家貧困專項計劃和高校招生自主“理性”的幾輪交鋒。作為制度的執行者和自身利益的守護者,高校身上的兩個角色難免發生沖撞,在2位補錄學生身上所表現出的摩擦自然也不奇怪。

高考招生制度設計基本以分數高低為準,制度設計的初衷是實現公平。國家貧困專項計劃的出臺,表面上是對貧困地區的政策傾斜,實際上也是為了更有效率地落實公平。

客觀來講,貧困地區的教學條件并不占優,相比來說,從一開始這些地區的學生就很難和其他考生站到同一個起跑線上。因此國家貧困專項計劃的出臺,其實是對客觀現實造成的實質不公平的“制度性”矯正。希望通過政策補償機制,來提升貧困地區及農村學生接受優質高等教育的機會。

作為制度執行者,高校不可回避的另一個身份是招生主體,它有著“擇優”的錄取訴求,握緊分數線是招生本能,在全國范圍內不同區域的“掐尖”之戰更是常規操作。單純站在校方角度看,在一定范圍內,與其“機械執法”尊重規則,不如從自身利益出發選擇同等條件下的更高分考生。補錄前的退檔看似和政策規則相沖突,其實也是高校一時以效率優先為考量標準的結果。

自從恢復高考以來,對于這個中國眼下最重要的考試,批評從未斷過,但不能不承認,它確實是相比之下最為公平的選拔制度。如何讓公平的制度最大限度地落實公平,其實本質上是減少制造不公的機會。

對經濟上的弱勢群體給予補償,對教育資源匱乏的弱勢群體給予補償,都是在努力減少不公。在最公平的制度之下,制造不公平的往往是涉及利益分配的招生制度,而招生制度往往又會牽連地方、高校、考生等不同的利益主體,如何協調這些利益主體的矛盾沖突,則是制度在達成基本共識之后尚待完善的地方。

北京商報評論員 陶鳳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骚虎影院-在线影院-成人站